网站首页 > 群众投诉 > 盲人走盲道何时不茫然
盲人走盲道何时不茫然
作者:     时间:2017-1-3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

    “盲杖已经折了三根了!总是有人在盲道上停车,一个没当心就会把盲杖塞到车轱辘里,很容易断裂。”老张话语中带着怒气与无奈,“谁敢出去?你看一下现在的盲道情况,我们能够安全出去安全回来就很不容易了!”

 

  老张在西安新城区经营着一家盲人按摩店,即便在清闲时,他也不愿出门。

 

  在陕西,有超过34万的盲人群体,其中西安就有8万。与这座城市的常住人口相比,大约每一百个人中间就有一个盲人。

 

  然而,普通人感觉到的现实是,除了“隐藏”在小巷中的盲人按摩店,庞大的盲人群体近乎“不存在”。他们似乎生存在不同于普通人的另一个世界之中,中间隔着厚厚的墙。

 

    “盲人走盲道会更加茫然”

 

  在没有家人的帮助下,老张每次独自出行都会遭受无数的跌倒和被撞。“已经彻底失望了,盲道上总会有着各种杂货铺,停放着车辆。甚至有时候,盲道会莫名其妙地消失,任凭盲杖怎么探寻,也找不到方向。”

 

  老张的按摩店位于后宰门附近,三米开外就是马路。每日清晨,老张都会在家人的帮助下,准时出现在按摩店里,“今天早上还有一个车压在盲道上,堵在店门口。”遇到比较通情达理的,提醒下会挪开,态度不好的会冲着他喊:“停到这儿咋啦,盲人有啥了不起的,停到你家了吗?”

 

  黄一鸣是老张的徒弟。一次外出,他走在盲道上,盲道上的一个井盖丢了,他一脚踩空差点掉下去。“旁边的路人拉了我一下,腿骨折了,都三年了,现在我还夹着钢板。”

 

  “盲人走盲道会更加茫然。”老张说。他曾经无数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过自己在马路上的遭遇,但结果总是不了了之。“有时候部门之间会相互推诿,踢皮球,总之不可能解决。”按摩店之外,镶嵌在砖石之间黄色的盲道已经被许多车辆“占领”。一年中,只有遇到比较大的整治时,盲道才会露出真容。

 

    盲人出行已经成为一个大问题

 

  同老张一样,目前大多数具有劳动能力的盲人群体集中在按摩行业,在西安有接近200家盲人按摩店,他们构成了大多数人对于盲人群体的基本印象。“也有少数盲人从事为乐器调律或者接电话等工作。”陕西省盲人协会副主席、西安市盲人协会主席魏国光说。

 

  200家按摩店与8万的盲人群体量相比,意味着大多数盲人处于无工作状态。他们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,具体都在干什么呢,无人知晓。

 

  “他们在家,就一个人待着吧。”莲湖区残疾人服务组织促进会会长慧娜说。

 

  “一些社会组织或者爱心人士也会组织盲人进行一些活动,有许多人都参加不了,参加的人也不会很多。”魏国光说,“他们的生活水平不高,让他们出去,就得耽误一天的生意,也有不愿意去的。”

 

  即便有出行意愿的,也得家人有空或者志愿者陪同。“需要两个人同时有时间,现在这种盲道设施不是很好,盲人不能单独出行。”魏国光说。有许多私家车、小商小贩占据盲道,他也向许多部门反映过,但是效果并不明显,“希望多修一些农贸市场,让小商贩们去那里,解决他们的生活问题,也方便盲人的出行。”

 

  盲人也有交流的需求。“我们现在组织活动都是由专门的志愿者接送。”慧娜说。没有志愿者或者家人的帮助,一起活动只能是个想象。“没有人敢让他们单独出行。”

 

  一切的想法和活动都焦灼在如何出行上。

 

    无障碍设施堪忧

 

  作为盲人出行的辅助方式,导盲犬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。在莲湖区残联,西安市仅有的几只导盲犬正在培训。“与庞大的群体需求相比,这远远不能满足需求。”魏国光说。

 

  导盲犬的培训费用比较高,而且许多人正在排队申领,“申领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,在饮食防疫、卫生、生病等许多方面都要投入,每月至少需要1000元左右。”在魏国光看来,“导盲犬属于‘奢侈品’,大多数盲人经济基础不好,除了带路没有其他的帮助。”

 

  以西安市标志性建筑钟楼为坐标中心,周围四条大街盲道设施现状堪忧。记者在随机走访中发现,众多的盲道被机动车占领,盲道无端消失,有的盲道甚至对着台阶或者一堵墙。

 

    专家:负责道路设施的部门应该对盲道负责

 

  一个社会为盲人以及更大范围的残疾人群体,提供怎样的硬件设施和配套服务,折射的是文明指数。

 

  “现在的盲道已经流于形式了,使用率也不高,当成摆设了,市民文明素质有待提高。盲道是一种文明的标志,是社会健康人群对于盲人的尊重。”陕西省社科院文化专家王晓勇博士说。

 

  目前,我国保障盲道畅通的职责由市政、交管、环卫、城管等数个部门分散承担,但其中大多数部门甚至不知道有责在身。虽然我国已有《残疾人保障法》《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》等50多部涉及残疾人权益保障的法律条例,以及《残疾人教育条例》等100余部专门性法规,但其中诸多细则并未给予配套的详细指标、监管标准和问责机制。

 

  “没有具体的一个部门负责,另外监督不够,权责不明晰。盲人群体具体该怎样生活,老百姓好像也不太懂这些,好像把这个群体边缘化了,把这个群体遗忘了。”王晓勇表示。

 

  该如何使得被边缘化的群体回归正常呢?

 

  “大力宣传,让人们关心残疾人和弱势群体。必须明确部门负责管理盲道。政府也应为弱势群体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,社会福利适当向他们倾斜。”王晓勇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袁苏苏

 
  投诉电话

1、投诉人进行投诉,应当遵守国家法律、法

     规及其他有关规定。投诉对象明确,投诉

     内容真实、客观、清楚,不得歪曲或捏造

     事实。

2、我们将严格遵守保密制度,对投诉人的个
     人资料严格保密。
13072998848
13109563611
029--88411773
  重点投诉


暂无
 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访客留言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
版权所有 2011 陕西城乡统筹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:1700187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