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 生活文苑 > 卖菜的白发奶奶
卖菜的白发奶奶
文章来源:   作者:王丕立     时间:2018/6/5    

小区后面有一个大型的菜市场,每天总有一些婆婆姥姥一大清早担着簸箕来此卖菜,她们的菜新鲜水嫩,往往一下就被抢光。有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奶奶,奇货自居,别人卖四元,她总卖六元,因而她的菜常常卖不动。有几次,我上完两节课后去菜市场,那些原始户的菜都卖光了,人都回家了,只有那个白发奶奶挨着门口贩菜的摊位边,和摊主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,我看到她的白发在走廊拂过的风中飞舞,心里感到一阵酸楚,老奶奶太可怜了,恐怕没有儿女,是一个孤寡老人吧,我这样想着,径直走向她的撮箕担子。贵一点就贵一点吧,她那么老了,脸上皱纹密布,可能八、九十岁了,就是给她一点钱也没什么。


  她的菜品种还挺齐全的,有供小炒的秋茄子,还有供水煮的冬苋菜,我各买了一斤,照她前一天早晨的价格,应是十二元,我给她十元后低下头在包里寻零钱,她则大声喊道:“拿着!”我抬头一看,她正将两元纸币朝我举起,“咋只卖四元一斤呢?”我有些不解。“讲价就六元一斤,不讲价就四元。”她笑眯眯地望着我说。“为什么?”我觉得这老人有意思,就坐在摊位旁的另一把椅子上,和老人闲聊起来。


  “您早上这样卖,不就早回家了?”


  “我不想回家,回家一个人,没意思,呆在这里多好,随便可找人聊天。”


  “那你去茶馆啦,那里可有人聊天了。”


  “那没意思,一去就长在那里了,不能动了,不自由。我们队里我这一辈的老人就剩下我了,我今年九十二岁,还能自给自足,我感到满足。”


  “您的儿女不管你?”


  “怎么不管,他们要带孙子、外甥,也常来看我,我不想被人照顾,多不自由!我有些老姐妹,五十多岁就不做事了,天天趴在牌桌上,向儿女要吃、要喝、要打牌的钱,六十多岁时,攒下一身的病,又开始问儿女要治病的钱,活得没意思。现在她们死了二十多年了。我活着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。”


  “您是这个!”我由衷地向她树起了右手的大拇指。


  “今天我不用种菜,土都种上了,可以在这里聊天。一些有钱人,买菜跟我讨价还价,我偏抬价不卖,你没有讲价,我就卖给你了。”


  “你都知道哪些是有钱人?”我抿着嘴揶揄道。


  “开的全是豪车,我都看到了的。”


  “你还认得车?”


  听到我的话,老婆婆眼一竖,眉一横,“这我都不认得,那还是现代人呀?”


  我听罢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。不禁回头看一眼老婆婆,她正满面红光、天真爽朗地笑着。“好可爱的白发婆婆!”我心想,以后就买她的菜,吃着放心。


  可连续一个月,我没再邂逅老婆婆。有一天,我向住在她近处的一个卖菜妇女打听,妇女大声说:“她不会再来卖菜了。”“她怎么啦?”我问得有些急切,妇女瞟我一眼,淡淡地说:“人家那么大年纪了,要安享晚年了啵。”我听后,心里一阵放松,忍不住说:“她不找人聊天了?”“现在,我们那儿建了社区,社区工作人员经常带那些老人搞活动,她没闲工夫出来了。”原来如此,我的心禁不住高兴起来,为满目的苍翠,也为四季的风调雨顺,更为日益完善的便民服务。

 责任编辑:韩星

 
  图片推荐
我背羊送给王世泰
我背羊送给王世泰 
孤兰本心
孤兰本心 
只是平常的夜晚
只是平常的夜晚 
做一枚圆月挂天空
做一枚圆月挂天空 
  信息推荐
卖菜的白发奶奶
小区后面有一个大型的菜市场,每天总有一些婆婆姥姥一大清早担着簸箕来此卖菜,她们的菜新鲜水嫩,往往
快乐是自己给予自己的
邻家有一个“奔八”的老太太,每天去广场打太极拳。别人每次说起她,都会带有怜悯和同情的口吻:“你说
我背羊送给王世泰
《我背羊送给王世泰》说的是文革期间吴保恒受王世泰亲侄,原青海独立师副政委王怀玺之托,冒着风险给陕
狗与公寓
这个公寓就像一个大旅馆,走廊两边的每道木门后面其实都是完整的单元,有三百多户人家悄无声息地填满了
 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访客留言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
版权所有 2011 陕西城乡统筹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:17001873号